hsuan

hello

【凱我】✠魅影-06✠

早晨的陽光透過窗簾煦煦的撒在被單上,窗外的鳥兒吱吱喳喳的在枝椏間跳躍著,而我就在這一片和樂融融中漸漸醒過來,一開始眼睛還是霧濛濛的,只些微的看出是一對漂亮卻又讓人看不透的眼睛在看著我,還在辨別究竟是夢境還是真實,迷迷糊糊的狀態下,"怎麼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想繼續昨天沒做完的事嗎?"一陣令人起雞皮疙瘩的聲音傳入耳朵,腦內開始進行繁雜的資訊處理...這個聲音,這個邪魅的笑,昨天...

"啊!"我拉緊裹在自己身上的棉被,往床沿移了大半個距離,好在這個床夠大,讓我能和王俊凱拉開距離,不過同時我也感覺到了自己正在發熱的臉,昨天的事情一定是鬼迷心竅,否則我怎麼可能會就這麼被牽著鼻子走呢!再看看那個罪魁禍首,似乎為剛才我把他身上的被子拉走而有些不悅,但除此之外...竟然沒有其他的情緒在臉上!完。全。沒。有。!

"噗...哈哈哈哈!妳一個人在那邊想什麼啊?臉一下變紅一下變紫的,川劇變臉嗎?"王俊凱被我不斷變化的臉色逗得難得的開懷大笑,雖然是在笑我,本應生氣的,但他笑起來露出小虎牙的樣子卻讓我愣了一瞬間,我趕緊低下頭怕臉上些微的表情變化會被王俊凱看到,還好他似乎以為我是氣的說不出話來了。

"妳放心吧!妳長相普普身材普普我吃飽後就沒興致了,雖然...妳求我的話我還是可以考慮做整套的。"王俊凱邪氣的笑了笑,眼神掃過我緊抓不放的被子,害我心頭一寒,兩手又抓的緊了些,但他說是這樣說...明明我就看到他當時眼裡充滿情慾的色彩,呃雖然我當時好像也有點欲罷不能...咳咳...至少身上的衣服完好,好像除了些阿哩阿雜的痕跡外是真沒做什麼脫線的事,可是後面完全沒印象又是怎麼回事呢...該不會是做了什麼太刺激的事導致失憶吧...

"妳在考慮要不要求我嗎?"見我又陷入思考,他撐著頭側身躺著,興趣昂然的凝視著我,一雙桃花眼好像因為剛醒沒多久的關係更添一分性感,"誰要考慮啊!你做夢去吧!"我吼著,一邊暴力的把棉被往他妖孽的臉上砸去,一邊跳下床想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王俊凱躲開棉被後順勢下床換衣服,還在我身後提醒我要去大廳旁的餐廳吃早餐,我轉頭隨便答覆他時眼角餘光一不小心瞄到,他的身材...挺不錯的。

雖說沒有很熟悉這棟房子,但餐廳還蠻好找的,而且設計的風格還是一樣的華麗卻不失莊嚴,一進去,王源就笑臉盈盈的看著我,旁邊還坐著另一個表情稍嚴肅的男孩子,我被盯得渾身不自在,還擔心是不是剛剛看到王俊凱的肉體後,有什麼像變態一樣的表情跑到臉上。

"他就是那個女的?"那個看起來有點嚴肅的男孩說,語氣彷彿在質問一般,讓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好尷尬的杵在他們倆面前,"欸你別嚇人家啊~到時候王俊凱找你算帳喔!"王源意有所指的用手肘頂了下那個男孩,"抱歉喔他只是有點面癱啦~熟了就不會了!"一聽到他這麼說,那個被說面癱的男孩瞪了他一眼,然後轉向我,眼神較沒有剛才那般銳利。

"抱歉,我沒什麼意思,妳先坐下吧!"男孩指了指他對面的座位,雖說語氣沒有特別的起伏,但也能感覺到他人應該是不壞,這時突然想起之前王源說過的好哥們,他好像叫...叫... "我是易烊千璽,他們的朋友。""啊!對對對!王源之前講過的,一時忘了!"我為能夠知道那就快想起的名字而激動不已,一冷靜下來才開始對自己過度的反應覺得有點不好意思,還好他好像沒什麼注意到,甚至還笑了笑點點頭,笑起來時兩旁的梨渦反而讓我困惑不已,「這人笑起來挺好的怎麼不多笑點呢?」我暗想著。

王俊凱在我們開始用餐後沒多久就來了,很自然的坐在我旁邊,其實我也沒覺得有哪裡不好,只是怕尷尬,於是就一個勁的低頭猛吃,他也沒說什麼,每個人都默默的吃早餐,餐具碰撞的聲音迴蕩在餐廳,我嘴裡還塞著一大口蜂蜜燕麥麵包夾起司加生菜,不過王源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打破了四人的沉默,同時讓我差點把自己噎死。

"你們昨天晚上怎麼樣了?"他不知是故意還是真的想知道,總之就是一種很天然的感覺,兩眼還一閃一閃的,"咳..!咳咳!"我難過的捶著自己的胸口,淚都給逼出來了,食物才好不容易嚥下,王俊凱看著沒被噎死的我,似乎還不滿意,居然用溫柔似水的眼眸看著我,意味深長的說"你覺得呢?",害我又一個傻眼把嘴裡的水噴了出來,接著他不知道是哪裡搭錯線拿起衛生紙要幫我擦嘴,我慌忙的一把搶走衛生紙胡亂的擦一擦後就丟下他們逃走,沒辦法,我是被逼的。

不過我不知道的是,我離開後王源看我的反應很不對勁,緊張的問著王俊凱要他實話實說,"欸你不是說你晚上帶她去參觀房間,你該不會是騙我吧?",王俊凱嘆了口氣,早知道就不要嫌麻煩,昨天解釋清楚就沒事了"是沒帶她看房間,不過也就吸了點血吧?","你確定嗎?只是吸了血她幹嘛嚇成這樣啊?你給我老實招來啊~"王源大口大口的喝著飲料,看起來不太有威脅性,但王俊凱並不打算隱瞞,其實說出來也沒差,只是他懶得解釋罷了,"就算想做什麼,她後來好像又貧血,昏睡過去了啊,她可能因為沒印象才自己做了許多腦補吧?"不管怎樣對一個木頭出手也是很難的,樊祈睡著後他出去走走,碰巧遇到王源,就知道他會問東問西,才編了「參觀房間」這種謊,只是沒想到他早上又提,只好把樊祈鬧走,免得王源說溜嘴更多事情,這樣他又要解釋更多了,不過她剛才被自己搞得慌張的樣子挺有趣的,下次再試試吧,王俊凱邪惡的下定決心。

"你蠻喜歡那女孩的吧?"千璽悠悠的開口,別看他平時好像心不在焉,其實觀察力很強的,"...別鬧了。"王俊凱沉默了會,然後毫不在意的聳聳肩,一切看來都是沒有破綻的,只是...那麼一瞬間,一絲連他自己都沒發現的動搖閃過眼裡。

【凱我】✠魅影-05✠

"呀~你放開啊!我叫你放開啊~~~~"我在王俊凱的肩上掙扎著使勁的揮舞手腳,一整路上大喊大叫的,王俊凱則是完全無動於衷,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狼狽呢?這就得回溯到幾分鐘前了,樊祈死拖活拖就是不肯乖乖的跟著王俊凱走,結果他不耐煩了,索性把眼前這個讓人難以控制的人類女孩抱起,扛在肩上,雖然耳朵旁是吵了點,但省事多了。

"喂,這就是妳的房間,除了學校,妳只能乖乖待在這棟房子裡,懂嗎?"他毫不留情的把我拋到床上,說完這一番話後,轉身就準備離開,而我也只能忿忿不平的坐起身來順了順亂七八糟的頭髮,小聲抱怨幾句"什麼嘛...只會發號施令..."外加一個鬼臉,想說反正說的那麼小聲他也聽不到,讓我發洩一下情緒也不為過吧?

"喔?只會發號施令嗎?"王俊凱停下了腳步,似笑非笑的語氣反而更令人害怕,"呃...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啊..."沒想到說的那麼小聲他還聽的到...不知為何,這時候我就是下意識的想唬嚨過去,也許是上次的經驗導致吧...

"呵呵,不如這樣吧,用身體來讓妳明白如何?"他轉過身來,一手撐著床沿,一手抬起我的下巴,一雙桃花眼裡盡是危險的信息,"不要碰我..."我嘗試掩飾心中的驚惶,不讓它顯現在臉上,萬萬沒想到這更是挑起了他想好好玩弄一番的欲望。

"吶,知道嗎,獵物在獵食者面前,為了不顯得弱小,反而會掩飾自己的害怕喔 ,那麼...我們就來看看妳是不是那隻獵物吧..."接著,王俊凱的手捏住下巴的力道變大,在眼前放大的臉龐看似就要親上來,我本能的伸出雙手撇開臉想擋住他,但兩手卻是毫無防備的被抓住提起並且往後一壓,整個人就在瞬間被壓制在他的身下,"呀!"我臉上裝出來的鎮定早已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掃的蕩然無存,眼中只剩下王俊凱愉悅的笑臉,以及被笑容牽動而略為瞇起的桃花眼。

"看來妳是獵物呢~對於說謊的孩子要怎麼處置呢?"他的手指落在我的脖子上,然後輕輕的向下滑動,鎖骨,胸口,接著是襯衫的第一顆扣子,他仍沒有要罷手的意思,甚至開始解起了扣子,而我雙手被牢牢的抓著,動彈不得,能提出反抗的,只剩下一張嘴了。

"王俊凱...!你夠了喔!不要再...唔..."話音未落,他的吻就如暴風雨般的席捲而來,沒說出口的話在他的舌尖溶解,試著往後閃躲的結果就是被更加得寸進尺的對待,有了更多空間,王俊凱的動作開始多了起來,空著的另一隻手也沒閒著,襯衫的扣子一顆一顆的失守,嘴裡則是被他折騰的翻雲覆雨,一個個看似普通的吻有的是激烈的索求,王俊凱總在吻的我快要窒息時停止,待我獲得空氣後,又進行再次的猛烈攻勢,嘴中每一寸都被他挑逗著。

"別...唔嗯...."漸漸的我的眼神也從最初的反抗到迷離渙散,王俊凱吻去我眼角因呼吸困難被逼出的淚珠,輕輕的沿着臉頰吻下,到鎖骨處時,突然加重力道的吮吻。

"啊嗯...!"一陣酥麻穿過背脊,一個玫紅色的痕跡也被種上了,兩個,三個,一朵朵玫瑰綻放在脖子,鎖骨,胸口,腰間, 我難受的扭動身軀,紊亂的呼吸,不整的心律,混雜著喘息聲,他的眼裡也增添了幾分欲望的色彩,終於,王俊凱似乎是隱忍到極限般的伸出獠牙,向腰的一側咬下"哈啊...嗯...王俊凱...",這次的吸食不如上次的霸道蠻橫,而是淺淺的,仔細的品嚐,我咬緊指節不讓呼之欲出的呻吟聲漏出,另一手不知何時成了和他十指緊扣的狀態,一個晚上,身上多了許許多多的咬痕和吻痕,一個晚上,身體和心靈似乎也被侵蝕了幾分...

【凱我】✠魅影-04✠

(唔...好像做了個漫長的惡夢,還是關於吸血鬼的,我到底是壓力多大啊...)迷迷糊糊的從床上起身,揉了揉眼睛,放空般坐著等待腦袋清醒時,突然出現一個似曾相似的聲音。

"咦~醒啦醒啦,原本還想說如果妳再不醒就要偷偷的嚐嚐妳的血呢~真是太可惜了" 只見上次傳紙條來的男孩用兩手撐著下巴,一雙雪亮的杏眼盯著我,一副無害的樣子,此時昨天的一幕幕浮上腦海,一切都是夢瞬間成了奢望。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而且難不成你也是吸血鬼?"我驚訝的睜大了眼,果然就如同王俊凱所說的,學校裡就只有我一個人類了嗎...

"王俊凱叫我來看著你呀~等妳醒來很無聊的妳知不知道,話說我太可愛了所以看不出是吸血鬼對吧!"說的同時他還不忘送個媚眼,雖然看起來似乎是挺可愛的,但我一心只在乎他說的關於王俊凱的事。

"王俊凱!你說王俊凱去哪了!我還沒找他算帳呢!"說著我就拉開棉被站起身來,沒想到身體使不上力一個腳軟又跌坐回床上去,手一放上脖子就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兩個凹陷的牙印,還有些微的刺痛感,想到都是那個姓王什麼俊什麼凱的混蛋害的,心裡忍不住咒罵他幾句。

"身體還沒恢復吧?喏,王俊凱叫我拿給妳的,說是要妳喝,休息好,他餓的時候不准貧血,然後我叫王源,下次你會見到一個叫易烊千璽的,我們三個可是好哥們噢!"王源伸手從床旁提起一箱玻璃瓶裝100%純蔓越莓汁,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讓我一時愣住不知該如何反應。"啊!還有這個啊~聽說很好吃對補血很有用的喔!送妳吧!吃完再跟我拿"王源又從外套口袋裡拿出了一包蔓越莓乾,笑的樂呵呵的彷彿做了什麼善事一樣。

"這不是重點吧!怎麼一個個都那麼理所當然的!給我解釋清楚!"天呀實在是讓人受不了了!我怎麼就那麼衰好死不死進了間充滿吸血鬼的學校呢?

"別急嘛,王俊凱會給你解釋的,啊~不過你要小心一個叫___的人。"那個人的名字淹沒在門鎖轉動的聲音中,隨之而來的是快速的腳步聲,然後王俊凱看起來氣色挺不錯的可恨的臉就出現在我眼前。

"樊祈,走了。"說完後,王俊凱隨即用他那大大的手掌和不知為何有些粗糙的指腹拉起我的手腕,過大的力度拉的我有點疼。

"欸你放手啊!你怎麼跑進來了?"掙脫開他的手後,我不滿的瞪著他,一邊揉著已經發紅的手腕。

"呵...我是「望」啊,王源沒告訴妳嗎?"他用一個自傲的眼神看著我,手裡的一串鑰匙被他提起來搖的叮鈴作響。

"什...什麼望啊!王源說你會解釋啊,總之就是不要闖進來啊你個渾蛋!"我嘗試在他不注意之下奪走他手上的鑰匙,但馬上被他閃過而撲了個空,什麼小動作似乎在他的眼前都是小丑的把戲。

"解釋太麻煩了,妳自己去圖書館找吧,現在我只是要把妳帶去妳的房間而已。"王俊凱將鑰匙丟給王源,霸道的手又再次伸了過來......

【凱我】✠魅影-03✠

"你...你想要幹嘛...!"我撇開頭不願再與他對視,對上那雙撩人的眼僅僅只是一瞬間,我卻能深刻的感受到自己不斷加快的心跳頻率。

"妳還是不相信我說的話嗎?"他彷彿是要挑釁我一般的硬是扣住我的下巴,強迫我直視他的雙眼,想當然我也不能服輸啦!狠狠的回瞪他後自以為厲害的說"如果我說是呢?",下一秒馬上看到王俊凱的臉沉了下來,他似乎真的開始生氣了,我的身體不知為何也不由自主的感到陣陣寒意,遲來的後悔這時取而代之的是本能的逃生意識,我開始掙扎起來,想掙脫出那隻仍攬在我的腰上的手,但越是掙扎越感到他寛大的手將我的腰摟的更緊,男生和女生之間天生注定的差距讓我顯得像想和獅子過招的貓。

"妳不是不信嗎?身為食物的妳就別怪我了...!"語畢,他又將我拉近,然後撥開我散在脖子上的髮絲,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我,只突然感覺到兩個尖銳的物體硬生生的穿透過皮膚,"呀!你在幹嘛...放開我!放開..."一開始是一陣痛楚,但馬上更加強烈的快感襲捲全身,我兩腿發麻的倒吸一口氣,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就被吞噬的越多,除了血液越發的沸騰外,身體也開始發熱,一種讓人心癢難耐的熱,原本還在抵抗的兩手這時則是有氣無力的揪著他的衣服,想要他住手的話語出了口卻模糊不清,聽來反而像是在索求著他"...唔...王...王俊凱...別...嗯...!"。

就在將要被這種會使人不知不覺墮落的感官刺激所征服時,"...身為食物的妳..."腦中突然浮現出剛才他說出口的一句話,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心中一股不知名的抗拒感油然而生,硬是用上全身力氣將他給推開,王俊凱似乎是為我的舉動感到意外,臉上浮現了些微的吃驚,不過馬上轉而一副覺得相當有趣的表情,一邊還舔舐著嘴邊殘餘的鮮血,一滴都不浪費,我往後退了幾步,腦中還有些暈眩,不知何時他的雙眼已變成如石榴色般的紅,並且正用如盯著獵物般的眼神盯著我,"呵…妳不但很美味,還很有趣啊…"他瞇了瞇眼,打量著我,被如此的視為一個「東西」,我除了恐懼外又多了種憤怒的心情"你真的是太差勁了!",我對著他怒吼,使力的一瞬間腦袋又暈了一會,而王俊凱則是一副不在乎的樣子,甚至一步步的朝我逼近,充滿危機感的空氣催促著我離開他身邊,轉身後跑沒兩步無力感卻突然佔據身體,眼前一陣天旋地轉後,只感覺到身體被兩隻寒冷卻有力的手支撐著,以及耳邊傳來的,是他意味深長的一句話"嘻嘻...真是可憐啊!妳身為契約者,是永遠都無法從我的身邊逃走的..."

【凱我】✠魅影-02✠

"天呀..,要不要這麼折磨人...?"我整夜因為即將開學而興奮的失眠睡不好就算了,有時稍微有點要睡著的意思,王俊凱對自己做出衝擊性發言的那一幕又突然浮現在腦海,嚇都給嚇醒了,好不容易躺到早上,一進浴室準備刷牙洗臉時,看到掛在眼睛下的兩輪大大黑眼圈,真的都要欲哭無淚了,這時才深深體會到有床睡不得的痛苦,換上一身合適的制服後,我就隨意的拿了些課堂會用到的用品,然後走向玄關,不過這次不像昨天那樣衝動,而是小心翼翼的開了一道門縫確定外面沒人後才安心,就是深怕還會遇到同樣的事情。

宿舍離我的班級位於的A棟並不遠,但是一路上總覺得周圍的氣氛相當詭異,好像有很多人盯著我指指點點,但一轉頭確認,又看不出什麼端倪來,雖然想隨便攔個同學來問一下,不過想了想,好像也不怎麼礙事,就決定不浪費時間了,況且也有可能是自己的錯覺罷了。 一進到班級,全班幾乎是同時轉頭瞟了一眼後又像沒事般的聊起天來,但總能隱約的聽見有人說"就是她吧...",我心想這次應該不是錯覺吧...?正覺得困惑時,一個男孩用清亮的嗓子在門外喊著"樊祈在嗎~?",一聽到是在叫自己,我迅速的走向後門,想說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沒想到這男孩只交給我一張紙條後就離開了,最後還另有別意的說"我們「也」還會再見的喔~",我背後不由得一陣寒顫,趕快走回座位打開紙條就開始詳細的閱讀起來,裡面是一個個清秀整齊的字,只簡單寫了句"想不明白的話放學後就到校舍旁石子路走到底的房子來。",一行字來回看了無數遍,總感覺去了會發生些什麼,但為了理解現況,也只好赴約了吧!我暗自下定決心...

雖然糾結了許久,但我還是到這裡來了,話說學校竟然還有這樣的地方,石子路的盡頭是一個被薔薇包圍著的歐式別墅,藤蔓攀附在牆上和因年代而長滿的青苔讓房子帶了點詭譎的氣息,我走上臺階,然後深吸一口氣後按下門鈴,不過遲遲沒反應,後來按了幾次也是一樣,於是我抬起手來準備要敲門,手碰到門的那一瞬間,門竟然應聲開啟,似乎從一開始就沒有鎖,我小心翼翼的走進去,一個偌大的華麗大廳頓時吸引住我的目光,正滿懷好奇的左顧右盼時,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妳來啦?"我驀地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王俊凱!"我嚇的大喊出聲來,只見他翹著二郎腿,一手輕靠著腮幫子,而嘴角噙著一抹得意的笑,即使是一個相當懶散的姿勢,不知為何,他做起來卻有種迷人的魅力,身下那張黑紅相間的宮廷椅也絲毫不蓋過他的風采,反而和他十分相襯,王俊凱瞥了一眼樊祈,然後戲謔的說"怎麼?看呆了是吧!",一聽到自己的心思被看穿,我馬上心虛又羞恥的紅著臉連忙否認"哪有可能啊!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但王俊凱似乎不怎麼領情,仍一副無所謂的說"喔?真是這樣就好了~","你...!算了,反正我來這是要問事情的,才不跟你計較!"長著一張精緻的臉,沒想到嘴巴那麼壞,我對他的壞印象真是只增不減。

"紙條的事嗎?"聽到我是來問事情的,他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起來,"是啊!你終於要認真起來了嗎?" 原本想調侃他一下,但我馬上為這個愚蠢的決定感到後悔,這樣顯得我好像才是幼稚的那個人,"...想知道什麼事?"還好他沒有再回嘴,雖然被忽略也蠻讓人不悅就是了,"為什麼大家都要用一種像是在看動物的眼神看著我,我還聽到有人說什麼「就是她吧…」這樣的話,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馬上拋出了個我最好奇的問題,"呵...應該是像在看食物一樣的眼神吧?除了妳以外,其他的人可都是吸血鬼啊!"他用一副認真的神情說著像神經病才會說的話,我忍住掏出手機來打給警察,鎮定的回覆他"王俊凱你不要再玩了,我是很認真的在問你問題。"見我無動於衷的樣子,他突然站起身來,往前踏了一步,不過我所看到的只到這裡為止,因為一剎那間,他就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們之間僅剩下一公分的距離,我嚇的往後退了幾步,一個重心不穩眼看就要往後倒,接著我便馬上感覺到一隻大手將我攔腰抱住,兩人的視線再次對上,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鼻息呼在我脖子上讓我一陣酥癢...

【凱我】✠魅影-01✠

"樊祈,畢業快樂~!"手機那方傳來一陣興奮的叫聲,她是我的最好朋友,單薇欣,平時就像個瘋子一樣,最近更是瘋的徹底。

"欸,都畢業多久了啊?都要開學了妳還快樂啊?"我哭笑不得的對著電話說著,一邊拿出悠遊卡來,準備等下一站要下車。

"唉唷~是快開學了但還沒開學啊!開學以後就是開學快樂嘛!"單薇欣那傻大姐的個性有時的確讓人頭疼,但也正因為如此,和她相處起來一點壓力都沒有,世俗裡人心叵測,我總是不喜歡和那種愛耍心眼的人打交道,感覺很是累人。

"好啦!不要跟妳鬧了!我等一下要下車了,要提大包小包的,很重呢!"雖然很想和她多說點話,但眼看著距離學校越來越近,恐怕是不能再說了,我的手可沒時間閒著拿手機。

"好啦!下次有機會再聊,妳在那邊要顧好自己啊!不要少了我就什麼都不會了!"單薇欣在掛斷電話前還不忘和我開個玩笑。

"少來,這是我要說的吧!好啦!那先這樣,拜拜!"看她那俏皮的個性,希望不會在高中裡給別人帶來麻煩才好,也不要被人給拐走了,一點心眼也沒有。一邊為薇欣操心,一邊提著大包小包的走進校園,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是為孩子擔心的老媽,看著夾在勉強空出的兩隻手指中的簡略地圖,還好不算難找,109號房間又剛好位於一樓,我開了門後就趕快把行李提進宿舍,稍微環視下環境,簡單時尚的設計和一塵不染的房間,最重要的是竟然有個雙人床!媽呀這學校也太闊,連衛浴設備和家具都很齊全,真是開始懷疑自己為什麼會拿到入學邀請函,雖然很想打卡上傳,但學校嚴格規定不准校內的資訊外流,更不准無關人士進校園,學校本身就是個謎,設備好師資佳的消息也是不知道從哪流出的,但今天看來似乎是真的,那些奇怪的校規就別管他了吧!我將帶來的行李一一歸位,打算在這之後來個校園冒險,一興奮的衝出房間,沒想到外頭有個人,迎面撞向了個寬闊的胸膛,樊祈吃痛的摸著撞紅的鼻子,連忙向眼前這個人道歉。

"哇啊~!對...對不起!你有沒有怎樣啊?"定睛抬頭一看,她可撞到了個大帥哥啊!高挺的鼻梁,細緻的皮膚,和迷人的桃花眼,心理慶幸著還好撞到的不是他的臉,不然他是藝人的話她可賠不起,不過同時也對於他站在房間的門口感到奇怪。

"妳...很甜啊…"他緩緩開了口,沒想到第一句話就是衝擊性發言。

"什...什麼!你剛說什麼?"她真是不敢相信自己聽了什麼,第一個反應就是把兩隻眼睛瞪的大大的,彷彿想把講話的唇形也看清楚。

"...沒什麼,我們還會再見的,我是王俊凱,給我記明白了,我只是來講這些的。"他霸氣十足的拋下這一句話後就瀟灑的走了,留下一個滿臉困惑的女孩呆站在原地,心裡重覆os著"他說他叫王俊凱,還說我很甜?他怎麼了,啊...他是不是餓了,沒錯他一定餓了吧!..."